拍攝賽車場景, 比拍攝其他運動辛苦, 好天晒落雨揼不在話下, 托住十多廿公斤裝備走來走去, 都可像一個運動員一樣, 消耗不少體力。

工欲善其事, 必先利其器, 配備適當器材是必須的, 但亦要注意對器材的倚賴性, 要和技術成正比。 買靚機唔送技術, 是個恆久不變的定律, 但所謂技術搭夠, 也並不次次幫到你完成任務。 要拍出能交待場面的賽車照片, 一個重要因素是位置選擇, 而且是零成本的, 並非因為缺少了那樣器材所以拍不出某些照片, 比一切Hardcore的攝影技術更為重要。 揀錯企位, 必定事倍功半。

一命二運三風水, 運氣亦是一個要素。 就算扎行馬等待戰車在這邊經過都好, 但如果是在那邊發生意外, 抱歉!這個珍貴畫面, 你錯過了! 擁有些少作為車手的經驗, 對理解車手比賽心態, 去觸摸事情怎樣發生, 尤其是意外成因及事故多發點極有幫助。 極速為讀者先消化後反芻, 以獨家圖文, 第一時間送到讀者手上, 是現今網絡傳媒的挑戰。


講到炒車, 的確是賽道攝影師的天敵。 越危險的位置, 越大機會拍出珍貴照片。 沒錯的喔!直路尾前的彎位, 車速快, 爬頭場面頻繁, 煞車不及引致鎖轆或推頭炒車的畫面更多不勝數。 知情識趣的攝影師, 自然不會挺而走險, 選企這些位置, 賽會亦將一些危險位置列為禁攝區, 行經的攝影師不單止不得停下腳步, 在通過時, 亦要垂低鏡頭, 不可偷雞拍攝。

帶齊裝備, 是一個攝影師對工作的尊重, 但亦同時增加膊頭的負荷。 長、中、短鏡頭少不得, 一枝長距離大炮、 一枝中距離Zoom鏡、 再加一枝廣角鏡、 兩部機身、 一枝閃燈、 一枝單腳棍、 數枚後備電池、 再加上一個堅固相機袋本身的重量, 已是接近20公斤。 烈日當空, 帶枝水出去飲嗎? 我會選擇慳半公斤負磅。

正所謂先敬羅衣後敬人, 出得大場面, 手執甚麼架生, 旁人一覽無遺。 作為跑道旁的攝影師, 一砍大炮是少不得的。 600mm大炮我都曾經擁有過, 憑它拍下過不少無可代替的畫面, 後來我放棄了它之後, 有某些照片的確拍不出來, 但換來的卻是機動性。 雖然拍攝位置及距離選擇有所改變, 但只要細心選擇, 仍可拍得無限精彩的照片。

退而求其次之下, 放棄了重近十磅的大炮, 轉而使用400mm f/5.6, 改變極大。 多時為人所忽略的這枝小鋼炮只重1.25公斤, 亦因為是定焦設計, 光圈不大, 所以鏡片少, 成像通透。 另一可愛之處, 就是價錢超值! 別以為F/5.6光圈不夠大, 拍攝日間賽事, 就算不是晴天, 我都大多會用F/11左右。 如果是夜間賽事, f/2.8夠大嗎? 週圍黑鼆鼆就有多大都不夠吧! 夜間賽事只好找有一點點照明的位置拍攝, 甚至要出動閃燈。

第一次出訪利曼24小時, 當然興奮之極! 之後再獲邀出席, 始終夾在想去、與不想去之間。 但不止日以繼夜的拍攝, 就連一去一返的路途, 飛機、 火車、 再坐車加塞車, 已非常艱辛。 一個世界車壇盛事, 令全球各國的大批人員, 紛紛擠進這個平靜的內陸小鎮, 場內人頭湧湧, 場外迫爆大街小巷。 需知法國內陸的天氣, 陰晴雨總沒法猜測, 對車手及車隊有著嚴峻考驗不在話下, 對攝影師亦毫不手軟。 氣溫可以高至陽光下廿幾度, 又可低至冷雨夜的十度左右。

歷史上, 多年來利曼24也夾雜了乾地和濕地, 下雨確是那24小時間的章節, 濕身顫抖也是既定節目之一。講到好天曬落雨揼, 究竟曬成人乾辛苦? 還是淋雨辛苦? 曝曬和淋雨, 冷熱之差可由貼近40度廣至接近0度。 我還是不會選擇淋雨, 雖然機身、鏡頭、 相機袋的防水效果理想, 淋雨只是小意思, 至少不需擔心器材要報銷, 拍出來水花四濺的照片亦倍感珍貴, 但濕身濕到入底褲, 感覺不是筆墨所能形容。 如果是歐洲的初春天氣, 下雨加上低溫, 實在凍到手震。 當身體處於不舒服的狀態時, 對思考及活動能力也打折扣, 拍攝出來的照片也質素難保。

淋雨難頂, 曝晒又如何? 濕度高的亞洲地區, 熱就必然濕身, 一身臭汗怎麼辦? 換衫囉! 但幾多件衫才夠換? 脫下來的濕衫又和鏡頭放在一起嗎? 不時有人提醒, 在炎熱天氣下曝曬記緊補充水份和鹽份, 提防中暑。但水飲得太急, 一時間令身體覺得你有多餘水份, 便急需排出體外。 在跑道旁人有三急可會是麻煩事, 如果閣下不介意表露無遺, 茅廁隨時在你左近, 但附近個個攝記都荷槍實彈, 會怕有一個半個無聊的把這珍貴場面拍下嗎?

婚日日都有得結, 但是車不是日日有得賽。 選擇做賽車攝影師, 必定要對賽車運動充滿熱誠, 不止要挨得風吹雨打、 挨肚餓挨眼訓, 還要賽前先熟讀萬卷書(賽事、車手資料), 再背著重甸甸的器材行萬里路, 那就是新聞記者所講的鐵腳馬眼神仙肚, 每張賽事照片都是嘔心瀝血的結晶。

***以上所有照片均由作者提供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