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2年,法拉利第一輛跑車進口中國。

那是一架透過香港法拉利代理進口的紅色348,當年這消息轟動了中港兩地汽車圈。可惜當時身在歐洲試車,沒空抽身到北京見證這項盛事。

1993年,第一輛Lexus LS400也進北京了。當時Lexus的中文名稱還是跟香港叫「凌志」。那時腦海裡立即有個念頭,要把LS400開到天安門長安街城樓毛主席頭像前拍照上封面。


「你是想惹麻煩嗎?」北京經銷商的司機對我說這個要求很有難度。我推說那就去長安街和天安門繞個圈看看,卻給我發現在毛主席照片前的長安街剛好有個交通燈,靈機一動,叫司機讓我下車,我先準備腳架及照相機,他再把LS400繞個圈,設法停在交通燈前讓我拍照。

我預計交警會在幾分鐘內到來干涉,所以事前要求司機站在車後幾米,以便交警來干涉時不會遮擋鏡頭。為免被即時發現拍照的意圖,我也採用了遙控方式拍攝。

順利拍了一卷菲林後,再裝菲林的舉動讓交警發現了,我裝作不懂普通話,邊說英語及粵語,遞上香港身份證,盡量拖延時間,以遙控方式把第二卷菲林都拍完,前後不用三分鐘,封面照已成功拍了,向交警表示對不起後,立即和司機開車離去。

LS400停在毛像前的那期封面,轟動了香港車圈。1994年農曆新年後,香港法拉利代理邀請我去北京採訪第一家法拉利經銷店的成立,我要求早三天到,並安排一架348在北京拍照,想再次在毛主席頭像前拍封面照,不過去到那裡,已發覺那組交通燈不在了,只好改為用其他北京風景作為封面照。

雖然拍不成預想的法拉利與毛主席頭像封面照,卻在三里屯意大利領事館遇到領事本人,獲邀進領事館拍下領事座駕與348的合照。

法拉利348在北京的封面故事,破了雜誌以往銷售記錄,更鞏固了雜誌的江湖地位。相信到了今天,仍有不少讀者還對那期雜誌有印象吧。